30年过去了,《笑傲江湖2:东方不败》为何至今无人超越?

南方双彩

让梦想从这里开始

因为有了梦想,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,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,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,绽放成功之花。

你的位置:南方双彩 > 产品中心 > 30年过去了,《笑傲江湖2:东方不败》为何至今无人超越?
30年过去了,《笑傲江湖2:东方不败》为何至今无人超越?
发布日期:2022-08-12 12:07    点击次数:169

上世纪90年代,香港电影业迎来了黄金时期。港片不仅雄霸东南亚影坛,甚至征服了众多西方观众。

这其间,香港电影类型百花齐放,警匪片、文艺片,恐怖片,武侠片等等各色齐全。票房也一路走高,市场里流淌着牛奶和蜂蜜。

这是人才辈出的时代,吴宇森、王家卫、周星驰、徐克等电影人佳作频出,一举撑起了香港在国际影坛的“东方好莱坞”地位。

而1992年,正是这个时代标志性的一年。这一年,全港票房达到15.7亿港元,为历年之最。

也正是这一年,港片年产量达到顶峰,并诞生了众多经典之作,如《武状元苏乞儿》、《鹿鼎记》、《新龙门客栈》、《双龙会》、《警察故事之超级警察》等等。

当然,还有今天的主角儿,《笑傲江湖2:东方不败》。(以下简称东方不败)

此片是《笑傲江湖》三部曲系列的第二部。也是最有市场影响力的一部。当年上映时,全亚洲狂揽2亿港元票房,一己之力将武侠片推向巅峰。

白驹过隙,转眼30年过去。当时香港影坛的绝大多数影片,已被岁月的流沙淹没。

而《东方不败》,却依然处在武侠片的巅峰之位,30年来,尽管相关题材被多次翻拍,但迄今为止,还没任何一部作品能出其左右。

王晶曾回忆说:当年看《东方不败》时,只看了十分钟,就觉得头皮发麻,浑身鸡皮疙瘩。看完整部电影用一句话形容就是,劲到飞起。

那么,1992版《东方不败》到底强在哪呢?

1991年,由徐克担任监制和编剧的《东方不败》计划筹拍。这部电影改编自金庸著名小说《笑傲江湖》。

经过徐克的大胆改编,原著中的边缘人物东方不败成了本片的主角。在这之前,无论谁来翻拍《笑傲江湖》,东方不败都是由男艺人来扮演。

而徐克秉持着“别人拍过的我不拍,我想拍的别人拍不来”的原则,决定这次启用女艺人出演东方不败。

谁来扮演呢?其实徐克心里早就打好了算盘:这一角色,非林青霞莫属。

原来,9年前徐克执导《蜀山:新蜀山剑侠传》时,就被林青霞的古装扮相所倾倒了。

在这部剧中,林青霞饰演的瑶池仙堡堡主,翩若惊鸿,婉若游龙,惊艳了众人。

所以当徐克为东方不败选角时,心里想到的第一人选就是林青霞。

但没想到,徐克的想法引起了一个人强烈的反对。

这个人就是《笑傲江湖》的原作者金庸。

一天,徐克接到了金庸的电话,被告知他非常不赞同林青霞扮演东方不败。原因很简单,林青霞的气质,与原著角色严重不符。

在原著里,东方不败是一个令人厌恶的人物。他贪婪权力,为练绝世武功,不惜挥刀自宫,之后心性大变,养男宠、杀小妾、涂脂抹粉、成了不男不女之人。

金庸本人似乎也不待见这个角色,在原著中,东方不败只出场了一次,就被令狐冲等人联合诛杀了。

这样一个变态老男人,由林青霞这样的绝世美女去演,徐老怪,你是不是疯了?

他甚至直接对徐克放出了狠话:如果你坚持这么拍,那么我其他小说的影视版权,以后再不会授权给你。

徐克虽然很敬重金庸,但他最终没有听从建议。除了林青霞,他不信任何人能演活东方不败。

为此他得罪了金庸,从此后,真的再没拿到过金庸其他作品的版权。

金庸的担心不无道理,但他也确实低估了徐克的创作能力。

原著里的东方不败,是个又老又丑的男人。徐克反其道而行之,让林青霞出演,既不让他老,也不让他丑。甚至选择性地忽视了他本来是个男人。

而这样搞到底行不行?别人心里都没底。黄霑也曾经跑过来问徐克,你是怎么想的?

徐克不愧为鬼才,只用了两场戏,就打消了人们的顾虑,并让千万观众成了东方不败的影迷。

第一场戏,东方不败出场。

只见他背着双手,立于树尖之上,随后从树尖迎面飞来,如敦煌壁画一般,简直风华绝代,让人过目难忘。几秒钟的镜头,承载了观众几十年的回忆。

第二场戏,更加精彩,被公认为香港电影的四大名场面之一。

东方不败偶遇令狐冲。他把令狐冲的二锅头贴近鼻子一闻,就倒进了湖里喂鱼,只因嫌弃他的酒不够好。

随后把自己的酒抛给令狐冲,只喝了一口,令狐冲就兴奋地空中打滚,大赞好酒,真是好喝到飞起。

随后令狐冲再将酒抛回对方,一袭红衣的东方不败仰头饮酒,喝出了武侠片史上最有质感的镜头。不但看呆了令狐冲,也看呆了荧幕外的观众。

正所谓:皇图霸业谈笑中,不胜人生一场醉。

不得不佩服徐克的人物设计功力,给东方不败营造了别具匠心的场景。让他在树上飞仙,让他在湖里畅饮,以至于,似乎没人在乎他到底是正是邪,是男是女,只要美,就足够了。

林青霞版的东方不败,一下子就站在了美学巅峰。

徐克曾经说:林青霞是那种50年才能出一个的美人。如果真是这样,那么在下一个林青霞出现之前,江湖上再无东方不败。

作为影片的另一个主角,李连杰版的令狐冲同样经典。

相比于《笑傲江湖》第一部里42岁的许冠文,时年28岁的李连杰更符合原著的形象。

与酒相伴,御剑如风,李连杰版的令狐冲潇洒惬意。

金庸老先生也赞许,对李连杰饰演的令狐冲很满意。

可当时的李连杰,对于该如何演绎令狐冲,其实完全没有头绪。

那时他刚拍完《黄飞鸿2》,就受到了徐克的邀请。从清朝的武师,一下子穿越到明朝的侠客,李连杰一时找不到状态。

他自言摸不准令狐冲的人物心理,更难以拿捏他对几个女人的不同情感。

可即便不是最佳状态的李连杰,依然演出了历来最好版本的令狐冲。

这个令狐冲,颇有几分“魏晋名士风度”。

比如,他爱酒如命。

影片开头,令狐冲骑马喝酒,根本不看路。急得旁边的小师妹气得说:“师兄,你一边骑马一边喝酒,总有一天会撞山的”。

仿佛听见小师妹在说:师兄,喝酒不开车,开车不喝酒啊。

再比如,他追求自由,不为权势所累。

任我行以女儿为条件诱惑令狐冲加入日月神教,一边是可能失去任盈盈的爱情,一边是别人梦寐以求的未来教主之位,令狐冲断然选择了拒绝,自由的本性与魏晋风骨无二。

这里有导演和编剧的功劳,但李连杰自身正气潇洒的气质,无疑是扮演令狐冲的加分项。

除了李连杰与林青霞之外,影片另外的两大美女,也是难得在一部电影里同框出镜。

扮演小师妹的李嘉欣时年21岁,以香港小姐身份出道的她,曾被香港媒体冠以“香港第一美人”、“东方珍珠”等称誉。

但在本片中,导演却让她收敛起自己的美,而以假小子的装束出现,意图打破观众对她固有的花瓶印象。

可即便这样,李嘉欣的美还是夺眶而出,不经意间,成就了最美版本的小师妹。

没办法,观众里从来不缺乏发现美的眼睛。

其实,这只是李嘉欣的第二部电影,作为影坛新秀,她演活了小师妹喜欢吃醋的可爱模样,实属难得。

比如她看见“情敌”任盈盈的鞭子缠在树上,就知道令狐冲去见她了。于是醋意十足地骂:死酒鬼,肯定去找任盈盈了,好酒又好色。

后来听见令狐冲可能和别人洞房了,气得不知该说什么好,“师兄啊,你们……”

演活了情窦初开的小师妹的神韵。

而另一大美女,则是扮演任盈盈的关之琳。那一年她29岁,正是女人最美的年纪,也正是影坛当红辣子鸡。与李连杰一样,她也刚刚从《黄飞鸿》剧组杀青。

她与李连杰年纪相仿,《黄飞鸿》里二人的CP感,毫无违和地代入了《东方不败》。

而关之琳最让人难忘的,是在夜空下的屋顶上,独自饮酒时,那双夺人心魄的大眼睛。

以及在影片最后,一人目送令狐冲乘船远去的孤单背影。

在荧幕之内,林青霞、李嘉欣、关之琳三大美女争奇斗艳,各有风韵。在荧幕之外,关于三个女人之间的对比,30年来就没停过。这也是该电影的另一个热议话题。

有人赞美林青霞,说她一个人就撑起了影片的颜值,有人力挺关之琳,说她美得不可方物。

这也促成,黑木崖上的最后决战,李连杰+林青霞+李嘉欣+关之琳的组合,成了武侠片史上颜值最高的一场戏。

这部影片的主题,用八个字可以概括:人在江湖,身不由己。

令狐冲带领一众华山子弟,一心想退出江湖纷争,去过世外桃源般的生活。

可是,江湖不是想来就来,想走就走的地方。想退出,没那么简单。

这句话有两层含义。首先,江湖有儿女情仇,剪不断,理还乱。

风流倜傥的令狐冲,与小师妹、任盈盈、东方不败三人的情感纠缠,充满了江湖味。

他最不爱的人可能是小师妹。但小师妹却一往情深,她曾对令狐冲说,其实我也不知道什么叫退出江湖,反正能跟你在一起就好。

他最爱的人可能是任盈盈。但任盈盈最后拒绝了和令狐冲远走高飞的请求,身为魔教教主的女儿,他比令狐冲更加身不由己。

至于东方不败,被令狐冲怀疑与之共度良宵的人,却是杀死令狐冲师弟们的凶手,真是造化弄人。

这让恩怨分明的令狐冲,一剑将其刺伤。

此时鲜血喷涌的东方不败质问令狐冲:我对你处处手下留情,你居然对我下这么重的手?

这场景,像极了痴情女对负心汉的灵魂拷问。

而令狐冲的眼神分明在说,你干嘛不躲?我虽然想报仇,但我并不想伤你。

这是充满了儿女情仇的江湖,是剪不断理还乱的江湖,是血气方刚的令狐冲躲不过的江湖。

但是,江湖不止有儿女情仇,更有刀光剑影。所谓:提剑跨骑挥鬼雨,白骨如山鸟惊飞。江湖自有他血雨腥风的另一面。

说起刀光剑影,不能不提《东方不败》的武打设计。

导演程小东是最不该被忽视的人。每个人都在称赞徐克天马行空的创作力,但让这些创意能真正落地的,还是程小东的功劳。

而他是如何体现刀光剑影与绝世武功的?拿任我行和东方不败这两大高手举例。

任我行的吸星大法,看起来是最狠毒的武功。

在程小东的设计下,任我行能将两个守卫吸成肉球,能将扶桑武士胳膊吸成腊肠,这样的创意,既恐怖又让人拍案叫绝。

而对东方不败武力的呈现,也是前所未有的。

除了让她抖肩就能发出强大的内力,最典型的就是绣花针的设计。

将绣花针拍成致命武器,程小东对小说的还原度完成极好。同时与任我行的琵琶钩形成了强烈的对比。

琵琶钩至刚至阳,蠢大恐怖。绣花针至柔至阴,小巧灵动。然而一交手,色彩缤纷的绣花针却威力无比,势不可挡。

一个公认的事实,《笑傲江湖》系列的打斗场面,是武打设计的里程碑。为后面众多武侠片的动作设计开创了模板。

同时,徐克快节奏的镜头剪辑,完美结合了程小东的武打编排,形成了极具特色的打斗风格。

之前有专业影人做过对比,70年代的武侠片,在暴力段落的处理上,平均速率是每4~5秒一个镜头。最快的是胡金铨的《侠女》中的一场戏,镜头平均速率是1.5秒一个。

而徐克在他的电影《蝶变》中有场戏,镜头速率平均是0.48秒一个,节奏之快,被人称之为“暴戾剪辑”。

从技术角度上说,“暴戾剪辑”是对传统武侠片“弑父”级别的改造。

而到了《东方不败》这一阶段,徐克电影的“暴戾剪辑”技术已经登峰造极了。

可以说,没有该系列的摸索实践,就没有后来的《新龙门客栈》等新派武侠片的精彩打戏。

尘世如潮人如水,只叹江湖几人回。

我们对这片江湖恋恋不舍,也许是因为我们都有笑傲江湖的梦想。没做完的江湖梦,在《东方不败》里继续做着。

我们都如令狐冲一样,曾经对酒当歌,义薄云天。我们都曾是令狐冲,为世事烦恼过,想逃离这片江湖。

然而就如任我行所说:只要有人,就有恩怨,有恩怨,就有江湖,人就是江湖,你怎么退出?

没错,这也是“人在江湖,身不由己”的终极解释。这是江湖的无奈,也是江湖的魔力。

而《东方不败》构造的江湖之所以经典,有影片自身原因,也有时代的因素。

那时的香港,本身就是一片热血江湖。结金兰,拜关公,是港人常态。恰逢九七回归在即,暗流涌动,部分港人对前途的迷茫与惆怅,亦如东方不败自我身份认同感的缺失。

徐克此后的武侠片,再难达到那样的痛快淋漓,那样的目酣神醉。

《东方不败》里的热血江湖,再也回不去。而徐克的高明之处就在于,他不许我们相忘于江湖,而要我们在心底留住这片江湖。

30年了,始终忘不了东方不败和令狐冲之间最后的对话。

黑木崖上,令狐冲问:那一晚到底是不是你?

东方不败回答:我不会告诉你的,我要你永远记得我。

也许,这也是这部电影想告诉观众的:我要你们永远记得我。

-END-

【文 |无双表叔】

【责编 | 语非年 】

关注@柴叔带你看电影,更多精彩不迷路!



Powered by 南方双彩 @2013-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