资源型城市转型只能丢掉原有产业吗? 攀枝花市委书记给出的另一种答案

南方双彩

让梦想从这里开始

因为有了梦想,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,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,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,绽放成功之花。

你的位置:南方双彩 > 产品中心 > 资源型城市转型只能丢掉原有产业吗? 攀枝花市委书记给出的另一种答案
资源型城市转型只能丢掉原有产业吗? 攀枝花市委书记给出的另一种答案
发布日期:2022-10-21 13:14    点击次数:161

(中共二十大·声音)资源型城市转型只能丢掉原有产业吗?攀枝花市委书记给出的另一种答案

中新网北京10月19日电题:资源型城市转型只能丢掉原有产业吗?攀枝花市委书记给出的另一种答案

中新网记者庞无忌

资源型城市的转型发展是一道世界性难题。摆脱“因资源而兴、受资源所困”的“资源诅咒”只能丢弃原有产业,另起炉灶吗?中共二十大代表、攀枝花市委书记张正红在接受中新网记者专访时给出了另一种答案。

攀枝花市是中国唯一一座以花命名的城市,因国家三线建设而生,闻名世界的“象牙微雕钢城”攀钢就建在这里。经过上千次试验,攀钢攻克了普通高炉冶炼高钛型钒钛磁铁矿的世界级难题,推开了攀枝花资源宝库的“大门”,并成为中国主要钢铁基地之一。

不过,经过半个多世纪的发展,资源依赖、产业层次不高、生态环境压力大等问题日益凸显,攀枝花亟需转型。

是彻底放弃工业,转型发展康养旅游等产业,还是从已有的优势领域入手,寻找新的增长空间?张正红的答案是后者,“大力发展钒钛、清洁能源等绿色低碳产业”。在攀枝花市委今年初提出并大力实施的“三大战略”中,工业强市战略和绿色低碳战略就占了两个。

面对钢铁产业“一业独大”的状况,张正红表示,攀枝花过去端的是“铁饭碗”,未来除了继续把“铁饭碗”端稳之外,还要充分发挥钒钛资源优势,再造一个“钛钒碗”,不断满足航空航天、国防军工、医疗器械、大规模储能等领域需求,力争到2025年钒钛产业总产值突破1000亿元(人民币,下同)。

他解释说,钒钛资源开发看似高载能,但从产值能耗比、全产业链来说,实际上具有较强的绿色低碳优势产业特征。

在唤醒钒钛等沉睡资源之外,攀枝花还将风、光、氢能等清洁能源的开发视为解锁产业绿色低碳化的另一把“钥匙”。根据当地规划,到2030年,清洁能源电力装机容量将达到1670万千瓦,氢能产业将成为攀枝花的支柱产业之一,绿色低碳产业实现营业收入超过1000亿元。

中共二十大报告强调,“要加快发展方式绿色转型”,并提出“发展绿色低碳产业”。

“我们选择培育发展以氢能为引领的清洁能源产业,推动‘水风光氢储’新型能源体系五位一体、多能互补、协调发展,推进新能源产供储销体系建设。”张正红说,这既能服务国家“双碳”战略,又是抢抓新机遇、布局新赛道、培育新动能的长远之策,十分必要、正当其时、大有可为。

氢能被称为21世纪最具发展潜力的清洁能源,它可以实现电、气、热等不同能源形式的相互转化,能帮助交通运输、工业用能、建筑热电联供等领域实现低碳化。目前,中国已是全球最大的制氢国。

张正红认为,攀枝花发展氢能产业具有得天独厚的优势。作为资源型工业城市,攀枝花氢能全产业链要素较为完整,在制氢、储氢、输氢、用氢环节都有良好基础和突出优势。

张正红介绍,金沙江、雅砻江贯穿攀枝花全境,这里年日照2700小时左右,水风光清洁能源富集,光伏和风电资源约有900万千瓦待开发,是国家“西电东输”重要基地。同时,欣宇化工、龙佰集团、攀钢集团等氯碱焦化企业集聚,氯碱副产气制氢、焦炉煤气制氢技术成熟、成本低廉。这使得攀枝花在工业副产和可再生能源制氢方面均有优势,可发展多种方式制氢。

从储氢领域来看,张正红介绍,钒钛、石墨是氢能产业发展重要的功能性材料。攀枝花是“中国钒钛之都”,钒在储能产业大有可为,目前攀枝花正在推进氢储存试点示范项目建设,探索发展全钒液流电池、高压储氢容器制造等产业。同时,当地已探明晶质石墨保有储量1500多万吨,磷酸铁、钛酸锂、石墨负极等新能源电池配套产业体系日渐成型,可支撑氢能全产业链、锂电池等储能项目发展。

从用氢领域来看,攀枝花产业基础好,交通运输、钢铁冶金、发电等多个领域氢能应用需求量大。以钢铁钒钛冶金为例,利用氢气直接从固态矿石中去除氧气,是钢铁、钒钛行业减排脱碳的重要途径。

攀枝花的氢能产业正在加速落地。张正红透露,近期,欣宇化工年产1000吨的氯碱化工副产制氢示范项目建成,这是攀西地区第一条制氢示范线。

张正红期望,未来,在国家氢能产业发展链中,将攀枝花打造为区域氢能供应中心、区域氢燃料物流网络枢纽和氢能高端装备制造基地。(完)



Powered by 南方双彩 @2013-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