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941年,FBI监视一纳粹女间谍,结果发现肯尼迪与她开房共度三天

南方双彩

让梦想从这里开始

因为有了梦想,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,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,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,绽放成功之花。

你的位置:南方双彩 > 新闻资讯 > 1941年,FBI监视一纳粹女间谍,结果发现肯尼迪与她开房共度三天
1941年,FBI监视一纳粹女间谍,结果发现肯尼迪与她开房共度三天
发布日期:2022-05-31 12:38    点击次数:155

1963年11月22日中午,美国第35任总统约翰·肯尼迪和妻子杰奎琳,坐着豪华敞篷轿车在达拉斯市兜风。

达拉斯是德克萨斯州的第二大城市,在肯尼迪出发前刚刚下过一场小雨,街道被雨水冲洗得一干二净,在阳光的照耀下熠熠生辉。

为了让爱笑的总统笑得更开心一点,坐在敞篷车前排的德克萨斯州州长专门在水泥大道两旁,安排了大量的达拉斯市民,欢呼声一波高过一波。州长夫人内利·康纳利专门扭过头,对坐在她身后右侧的肯尼迪说道:“总统先生,您可不能说达拉斯人民不爱您呦!”

肯尼迪听后笑得更开心了,答道:“当然,这是有目共睹的。”

之后,肯尼迪情不自禁地对着两边欢呼的人群挥舞起了双手,表示着对他们的感谢。

可惜,肯尼迪的快乐并没有持续多长时间,汽车刚刚驶入埃尔姆大街,从旁边的图书大楼里面就射出了一连串的子弹,这位美国建国以来最年轻的总统就此毙命,并留下了那张举世瞩目的照片。

在照片上,肯尼迪夫人杰奎琳正疯狂的向车尾爬去,有人说她是想去捡丈夫的头盖骨,有人说她是下意识的想逃跑。

时至今日,我们对这位第一夫人这么做的真正原因已经无法知晓,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,此时的杰奎琳可能并不是很爱她的丈夫了,因为肯尼迪这个总统,实在是太“风流”了······

阴差阳错的“英雄”

1941年的春天,原本被选定要加入美国陆军的肯尼迪,因为背部、结肠和腹部等处有若干毛病,被陆军、海军军官预备役学校双双拒录。后来还是在一个叫做柯尔克的上校走后门的帮助下,成功进入了海军情报室外国情报处,军衔是海军中尉。

肯尼迪的工作很简单,主要就是核对、总结收集到的情报。

1942年,肯尼迪成为了一名中尉,工作干的不错,凭借着阳光的长相也很有女人缘,生活的很惬意。

然而,没过多久,肯尼迪的惬意生活就被一纸突如其来的调令给打破了,他被从“炮火连天”的后方,调到了字面意义上炮火连天的太平洋战场,后来又被派去当PT-109鱼雷艇的艇长。

这封调令来得如此突然,以至于肯尼迪没有任何的心理准备。好在他足够的幸运,顽强地活了下来。

世事弄人,肯尼迪虽被莫名其妙地调到了战场上,但这也为他带来了莫大的机遇。1943年8月,他指挥鱼雷艇去布拉格特海峡伏击日本人时,因为刚开始认错了队友,舰船被日本“天雾”号驱逐舰给撞成了两截。

好在损失不大,13个人活下来11个,肯尼迪带着大家漂了四个小时,来到了一个叫“葡萄干布丁”的小岛上,带着大家过了一周“荒岛求生”的生活,并在当地土著的帮助下成功和盟国海军指挥官取得了联系。

因为这事,当七个月后肯尼迪拄着拐棍回到美国后,被授予了紫心勋章,成为了一名海军英雄,这也是他在17年后的1960年能当选美国总统的首要原因。

然而,虽然成为了知名海军英雄,肯尼迪心里仍然有个疤:“当初到底是谁非要把我调到前线战场上送命去的?”

私通“纳粹间谍”

很快,肯尼迪就知道了自己被送到战场上的“幕后真凶”:联邦调查局局长的J·埃德加·胡佛,以及······肯尼迪的老父亲。

胡佛早在1934年时就开始担任 FBI的前身“调查局”的局长,送走了好几个总统,手上握有很多总统的黑料,甚至连罗斯福遗孀的不雅照都有,权势之大可想而知。

肯尼迪的前任们都想过要和胡佛这位“影子总统”掰掰腕子,但都无一例外地改变了主意。

1960年,刚当上总统的肯尼迪,和好友本·布拉德利一起闲聊,问如果是他当上总统,想干的第一件事是什么。布拉德利说:“当然是赐死胡佛。”

结果肯尼迪听后只是耸了耸肩:“你不能得罪上帝。”

肯尼迪倒是不怕胡佛这个人,他怕的是胡佛手上的黑色保险箱,里面有着能让他粉身碎骨的“重要秘密”。

时间回到1941年的秋天,FBI特工弗里德里克·艾尔面无表情的坐在一家旅馆的房间里,通过窃听器偷听隔壁房间一男一女的媾和。

这倒不是FBI实在是闲得没事干了,偷听人家的造人大计,主要是在隔壁嗷嗷叫的那个女人,叫做英戈·阿瓦德(Inga Arvad)。

阿瓦德原先是丹麦小姐,后来嫁给了一个埃及的贵族,结果这段婚姻还没持续多久就结束了,没过多久,她就成为了哥本哈根一家报社的记者,被派去了德国。

一次机缘巧合的机会,阿瓦德对赫尔曼·戈林进行了采访。

戈林对阿瓦德的印象很好,还专门邀请她参加了一次聚会,在这次聚会上,阿瓦德第一次见到了希特勒。希特勒对漂亮的阿瓦德可以说是“惊为天人”,当场就被她给迷住了,甚至称阿瓦德为“完美的北欧美人”。

也正因此,阿瓦德多次对希特勒进行了采访,并应邀和他一起共进晚餐,有人曾拍到她和希特勒一起喝着红酒哈哈大笑。

1936年德国举办柏林奥运会时,希特勒还专门邀请阿瓦德成为了这次盛会的重要嘉宾,也正是从这时候起,阿瓦德成为了美国情报部门的“重点关注对象”,怀疑她可能是一名纳粹的间谍。

不久之后,阿瓦德移民到了美国,嫁给了瑞典富豪阿尔塞尔·文纳·格连,并在《时代先驱报》找了一份工作,写专栏文章赚钱。

随着世界大战愈演愈烈,FBI也加大了对“嫌疑分子”的监视,对于和希特勒关系匪浅的阿瓦德,FBI自然不可能放松警惕。

弗里德里克·艾尔就是奉命监听阿瓦德的一名特工,这一天,他原本在旅店房间里认真工作呢,结果越听越觉得隔壁房间那男人的声音很熟悉,想了半天终于想起来了:“上帝,那不是我中学时期的同班同学,后来在海军做了情报官的约翰·F·肯尼迪的声音吗?”

FBI的特工们高度怀疑阿瓦德接近肯尼迪是想套取情报,但是又没有证据,于是决定暂不打草惊蛇,结果发现阿瓦德和肯尼迪在房间里面一待就是三天,在这期间,肯尼迪也有意无意的透露了很多关于海军的情报。

很快,这件事就被捅到了海军情报局长西奥多·S·威尔森上校那里,威尔森当场就想将这个色胆包天的年轻人开除,还是肯尼迪的上司赛缪尔·亨特上校亲自求情才把他留下,只是将肯尼迪转到了南卡罗来纳的一个海军隐蔽所里。

然而,被美色冲昏了头脑的肯尼迪根本不觉得自己错了,他还是暗地里和阿瓦德保持着联系。

1942年一天,阿瓦德化名巴贝拉·怀特,从华盛顿来到了肯尼迪所在的查理斯顿,然后没过多久她就又一次被FBI给盯上了。

据FBI调查发现,阿瓦德在查理斯顿期间,肯尼迪曾多次悄悄跑过来和她发生关系。

被儿子的荒唐之举气昏了头的老肯尼迪,无奈之下只好找到老朋友胡佛,请他网开一面让自己儿子去海外“避祸”,结果万般巧合之下,肯尼迪坐的鱼雷艇被日本人撞翻了,他自己也成了“海军英雄”。

当上了“海军英雄”之后,肯尼迪的未来人生一片光明,他请求父亲同意让自己娶阿瓦德为妻,结果老肯尼迪不肯同意,他自己还经常趁儿子不在家时去阿瓦德的闺房对她实施非礼。

后来,阿瓦德结婚了,新郎既不是老肯尼迪,也不是小肯尼迪。

肯尼迪和阿瓦德的档案足足有627页,全都被胡佛锁到了保险柜里,哪怕后来肯尼迪专门找他要,胡佛也坚决不给。

很快,肯尼迪又勾搭上了一个叫艾丽西亚的风流女郎,并让对方有了身孕。事后肯尼迪给了她50万美元的封口费,表示想和她继续保持关系,但艾丽西亚还是毅然决然地嫁给了另一个人,伤心欲绝的肯尼迪转头就和杰奎琳·布维尔结婚了。

老肯尼迪原本以为,这样一来儿子总该收心了,结果事实证明他想多了,肯尼迪仍然改不了沾花惹草的毛病,以至于老肯尼迪无奈的跟胡佛说:

“早知道这样,不等那小子长大我就该把他那玩意儿给割了,这总有一天会毁了他。”

风流总统和玛丽莲·梦露

对于自己这个风流成性的丈夫,杰奎琳虽然心里有些不满,但她也无能为力,在外人的眼里,她是个“知情达理、恪守贞操”的时代楷模,但却少有人知道她对丈夫的无奈和头疼。

在肯尼迪就职总统当天晚上的庆贺晚会上,所有人都看到了总统夫人在舞会上翩翩起舞,却没有看到总统先生去哪儿了。后来有人证实,他装作去外面买报纸,结果跑去和安吉·迪京逊鬼混去了。

1961年,肯尼迪的妹夫劳福德在家里举行了一次晚会,在这次晚会上,肯尼迪和知名女星玛丽莲·梦露相遇了,两人可以说一见如故,据当时在劳福德家里安了窃听器的一名私家侦探讲,当时的场面“异常火爆”,他们两人之间甚至讨论了很多国家机密。

玛丽莲·梦露对肯尼迪情种很深,对他爱得“无法自拔”,不仅没事就往总统办公室里面打电话,有时候还化妆成私人秘书的样子悄悄的混到白宫里面去。

1962年5月29日,在肯尼迪45岁生日晚会上,他和梦露第一次同时公开亮相,当时的他专门穿了一身造价高达12000美元的高价礼装,梦露当场给肯尼迪唱了一首《生日快乐》,并送给了他一块自己专门定制的劳力士金表。

在表的背面刻着这么一句话:“杰克(肯尼迪昵称),梦露永远爱你。”

那时候,梦露对自己能当第一夫人一事深信不疑,甚至专门给杰奎琳打去了电话,说自己要嫁给肯尼迪。当时杰奎琳只是淡淡地表示了欢迎:

“你可以搬进白宫来住,承担起第一夫人的职责,我会搬出去,所有的问题都由你一个人来承担。”

然而,身为资深花花公子的肯尼迪显然不愿意背上“不忠于妻子”的骂名,他专门对新闻媒体进行了公关,告诉他们:“所有关于我和玛丽莲·梦露的传言都是虚构的。”

然而,白宫记录里关于梦露和肯尼迪的无数次通话,让肯尼迪的辩解显得那么苍白无力。

1962年7月,胡佛接到报告称梦露和肯尼迪枕边谈话的时候问了很多“重要问题”,肯尼迪的回答已经传到了克里姆林宫。肯尼迪从胡佛处知道此事后,当即断了和梦露的联系。

梦露似乎意识到了自己可能有危险,绝望的给好朋友打电话,说自己知道了很多“危险的秘密”,几天之后她就离奇的死在了公寓里面。

除了梦露之外,肯尼迪还有很多其他的情妇。他曾跟英国首相哈罗德·麦克米伦表示:“哈罗德,不知道你怎么样,我只要3天没有和女人上床,就会头痛得厉害。”

这么风流的肯尼迪没少吃这方面的亏,他曾安排情妇乘坐自己的专机旅行,结果被自己的副驾驶员算计,在卧室里安了窃听器,写信讹他的钱。

肯尼迪没收到这封信,因为信被FBI截获了。之后,副驾驶员就消失了,他录到的东西则被放到了胡佛的保险柜里。同时,保险柜里面还装着肯尼迪帮情妇用“空军一号”搞走私的证据。

杰奎琳对丈夫沾花惹草的行为一清二楚,甚至连情妇都有谁她都知道。有一次她和丈夫访问加拿大,准备返程的时候发现欢送队伍里有个“金发娇娃”,气的杰奎琳当场说道:“你们为我丈夫招募了这个女人难道还不够糟糕,你们还要羞辱我,让我跟她握手!”

杰奎琳是爱着丈夫的,曾说;“不论之前他身边有多少女人,只要他回心转意———我认为他已经开始悔过,我们的关系将会改善,会成为一对真正的夫妻。”

但肯尼迪不但没有改变,反而一次又一次的沾花惹草,这显然是在不停地往她的心上撒盐。也许1963年肯尼迪遇刺后,杰奎琳在难过的同时,也会有一丝的如释重担吧。



Powered by 南方双彩 @2013-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